中共吉林市委組織部 | 江城黨建網
當前位置:首頁>吉林黨史人物

曹裡懷

作者: | 來源: | 訪問:527 | 時間:2009-05-04

(1909—1998)

曹裡懷,原名曹李槐。1909年11月出生于湖南省資興縣北鄉區下洞村一個貧農家庭裡。其父母是善良勤勞的農民。9口之家隻能依靠種田、種菜、打柴來維持,時常不得溫飽。盡管如此,其父母還是節衣縮食,堅持送他讀書,以求日後有個出息。

1919年8月,曹裡懷入本鄉小學讀書。1926年秋高小畢業後又插班到縣立中學讀書。時逢大革命蓬勃發展,農民運動興起,資興縣的農民紛紛組織起來成立農會。打土豪劣紳、鬥惡霸地主。這些對曹裡懷影響很大。在校期間他開始接受一些進步思想,與大家一起鬧學潮,參加了驅逐反動縣長何元文、宣傳反帝愛國等活動。後來,他離開學校和同學龍志堅到區蘇維埃政府做宣傳工作。在北伐勝利進軍的鼓舞下,他瞞着家裡人借了路費趕到長沙報考北伐軍黃埔軍校。那時他隻有15歲左右,長的又瘦又小,還沒有槍高,結果沒有被錄取。

1927年大革命失敗,白色恐怖嚴重,黨組織轉入地下鬥争。曹裡懷隻好回家躲藏起來。1928年初,朱德率領南昌起義的隊伍到達湘南,發動了湘南起義。曹裡懷又積極地到區蘇維埃政府當宣傳員,心裡覺得找到了出路。他和龍志堅在打土豪時搞到兩匹馬,就跑到資興縣蘇維埃政府要求當紅軍。拿着政府給寫的介紹信,他倆又跑了120多裡山路來到滁口,找到了紅軍隊伍。當時在紅軍三十二團作黨代表的何長工同志看了他們的介紹信,問了一下情況,就讓他倆到團部報到。團參謀長見他們是學生,想留在團部當文書,他們不願意,再三要求下連當兵,于是就把他們分到了三十二團第二營二連當戰士。從此曹裡懷當上了紅軍,加入了革命的隊伍。

湘南起義後,由于湖南軍閥何健率部反攻,起義部隊被迫撤出湘南,在朱德的率領下開往井岡山與毛澤東帶領的隊伍會師。會師後,成立了中國工農革命軍第四軍,朱德任軍長,毛澤東任黨代表。曹裡懷随着起義部隊到了井岡山。1928年4月連隊到了茅坪,連長徐彥剛和黨代表房燦介紹曹裡懷和龍志堅加入了中國共産黨。黨代表領着他們在茅坪一個小山上的小廟旁,面對一面寫着入黨誓詞的小紅旗進行了入黨宣誓。從此曹裡懷立下了為黨的事業奮鬥終身的志願。

當年5月底至6月下旬,蔣介石調動湘、贛兩省兵力向井岡山“會剿”,紅軍部隊在毛澤東、朱德的指揮下分兩路迎擊敵人。6月間,曹裡懷所在的三十二團參加了龍源口戰鬥,當時他已是班長。6月23日天蒙蒙亮,三十二團埋伏在武功壇山上。待敵人在我軍猛烈攻擊下支持不住,往山下潰退時,三十二團奉命直搗敵白口村指揮部。他們一鼓作氣沖進了敵人指揮所,擊傷了敵軍指揮官楊如軒。敵人一片混亂,全線崩潰,剛跑到龍源口一帶就被我軍包圍,經過繳戰,交槍就俘。這次戰鬥共殲敵一個團,打垮兩個團,極大地鼓舞了井岡山軍民。

龍源口大捷後,曹裡懷被調到二營營部,做技術書記工作。當時井岡山的鬥争生活非常艱苦,每人每天5分錢菜金,有時隻有3分錢,隻夠買一個南瓜。有時連紅米和缺油少鹽的南瓜湯也喝不上,要靠野菜充饑。晚上睡的是稻草鋪,曹裡懷蓋的就是一塊薄布和稻草。但他因自小家貧,能吃苦,參加紅軍後又加入共産黨,接受了黨的教育,懂得了鬧革命的道理,所以思想穩定,沒有畏難情緒,一心隻想做一個好黨員,堅決于革命。盡管當時生活艱苦,但戰士們的情緒都很好,當時傳誦着一首歌謠:“紅米飯,南瓜湯,秋茄子,味好香,餐餐吃得精打光”,正是井岡山戰鬥生活的生動寫照。

1929年曹裡懷調到紅四軍軍部秘書處當秘書,在毛澤東、朱德身邊工作。秘書處的主要任務是寫标語,抄布告,宣傳紅軍政策。一月間,為了粉碎敵人的“圍剿”,毛澤東、朱德、陳毅同志率領紅四軍下山,進軍贛南、閩西,開展遊擊戰争。軍部秘書處按照毛澤東同志拟好的布告,一路走,一路抄,一路貼,宣傳發動群衆起來反壓迫、鬧革命。部隊一路上與敵人遭遇、周旋,毛澤東、朱德胸有成竹,牽着敵人的鼻子走。遭遇敵劉士毅部時,一連十來天急行軍,把敵人拖得疲憊不堪,最後在甯都、瑞金交界的大柏地被我殲滅大部,繳槍800餘支,俘敵800餘人。戰鬥勝利後,曹裡懷在軍部的大房子裡燒了一堆火,毛澤東、朱德和大家一起烤火取暖。接着部隊又占領甯都、汀州等地,打了幾個大勝仗。從這以後曹裡懷離開了軍部,調到羅榮桓的那個縱隊即第二縱隊任連黨代表。其間,參加了梅縣、值夏、水口、信豐等戰鬥。攻擊信豐城時,正是夜間.曹裡懷帶領戰士沖鋒陷陣,冒着彈雨爬城牆,配合友軍解放了信豐。不久,他又調回紅四軍軍部當參謀。

1930年10月,曹裡懷調到紅三軍軍部,當軍長黃公略的随行參謀。第二次反圍剿時,代理軍部特務營黨代表。當時紅軍内部肅反擴大化,打“AB團”很曆害,傷害了一些好同志。曹裡懷不願無故傷害别人,結果反被一個俘虜兵咬了一口,說他是“AB團”。軍黨代表蔡會文親自用毒刑審訊,用燒紅的鐵烙打,追問他是不是“AB團”。曹裡懷沒有在嚴刑烤問下屈打成招。後來朱總司令知道了,寫了一封信給蔡會文,說曹裡懷這個小鬼是井岡山下來的,不會是“AB團”,你們把他放了。這才解除了他要命的“AB團”之疑。在第三次反“圍剿”時,蔡會文患傷寒病不能随部隊行動,派曹裡懷帶領一個排保護他,在興國縣山溝裡打轉轉躲避敵人。曹裡懷不計個人恩怨,盡心盡力地掩護蔡會文同志,圓滿地完成了任務。表現出他為人寬厚,以革命事業為重的高尚品格。

1931年8月,曹裡懷被調到紅三軍七師任作戰科科長。一年後任七師參謀長。第四次反“圍剿”時,師長彭雄負傷,軍團指揮林彪、聶榮臻在陣地上寫了個條子命曹裡懷代理師長。有一天,大霧彌漫,我軍在山上,敵人在山下行軍,雙方都看不見。曹裡懷指揮部隊一個沖鋒下來,刺刀對刺刀,把敵人打散了,他果斷地帶兩個團抄近路阻截,抓了不少俘虜。之後,又奉命率師向樂安追擊,襲擊樂安城。

第四次反“圍剿”之後,曹裡懷被派往瑞金紅軍大學上級指揮科學習。系統地學習了蘇聯《步兵戰鬥條令》等教材和軍事指揮知識。1933年12月畢業回到前線,任少共國際師師長,時年24歲。少共國際師共有三個團,六七幹人,都是16至18歲的小鬼。他帶領這支年輕的隊伍,守衛在黃家隘和秋家隘兩個地方,面對的敵人是蔣介石的主力陳城和羅卓英的部隊。有一次在強大的敵人進攻下,師部處在敵人的包圍之中,他機智靈活地帶領隊伍趁着夜晚突圍脫險。

1934年6月,曹裡懷被調到紅五軍團任參謀長。當時正是第五次反“圍剿”,由于王明錯誤路線的領導,反“圍剿”失敗了。10月,中央紅軍開始長征。1935年6月間,紅一、四方面軍在懋功勝利會師。26日,中共中央在兩河口舉行政治局擴大會議,确定了兩軍繼續北上,在川陝甘創建根據地的戰略方針。可是,四方面軍的主要領導人張國焘反對北上,在一方面軍開始北上後,擅自率軍南下,公開分裂黨,分裂紅軍,宣布另立中央。張國焘為了控制五軍團,把三十三軍合并到五軍團,把原紅五軍團的主要領導人調走。曹裡懷被調到四方面軍總部任一局(即作戰局)局長。到了作戰局,他對當時鬥争的内幕就比較清楚了。曹裡懷堅決擁護以毛澤東同志為首的黨中央的北上方針,他身在阿壩草地,心想北上,與張國焘南下的錯誤主張和分裂黨、分裂紅軍的行徑進行了堅決的抵制和鬥争。一天,曹裡懷在一個喇嘛寺裡看望一方面軍留在四方面軍的同志,與他們溝通情況,議論盼望北上,結果被發現。張國焘召開緊急會議,說曹裡懷洩露軍事機密,主張要殺掉他。朱德同志說,曹裡懷就講了那麼幾句,你安他的反革命夠不上,他這個小鬼我知道,井岡山時期就跟我們在一塊,你有什麼理由亂殺人呢?這才保住了他的性命。但還是被撤銷一局局長職務,開除黨籍。後來,朱德找他談話,交待以後不要随便講了。在這種情況下,曹裡懷絲毫沒有動搖革命意志,他忍辱負重,依然如故為黨的事業勤奮工作,表現出一個共産黨人的崇高信念和廣闊胸懷。

撤職後,曹裡懷被派去四方面軍紅大當軍事教員。他滿腔熱情地投身到教學工作中,給學員講單個動作,講班、排、連的軍事要領,把在瑞金紅軍大學學到的軍事知識和實踐中總結出來的作戰心得,毫無保留地傳授給學員們,得到了廣大學員的尊重和愛護。學員們一緻向總部反映,說他教學有方,愛兵敬業。沒多久,就被恢複黨籍,任用為上級幹部指揮科科長。

1936年10月,曹裡懷率領全科一百多人第二次過雪山草地,走臘子口,經同心城,抵慶陽縣,到達延安。他帶的學員被送到中國人民抗日紅軍大學。同時他也調到抗大,先後在第四隊、第六隊任隊長。

1937年9月,八路軍主力開赴華北抗日前線,曹裡懷被任命為八路軍後方留守處參謀處副處長,不久為處長。同年12月,總留守處改為陝甘甯留守兵團,他被任命為留守兵團參謀長。擔負剿匪、生産和指揮固守黃河西岸千裡防線的任務,保衛陝甘甯邊區,保衛黨中央。

陝甘甯邊區是我黨我軍敵後抗戰的指揮中樞和總後方,東臨的黃河是邊區通向各抗日根據地的唯一通道,也是阻止日軍侵犯邊區的天然屏障。河防南北蜿蜒約500公裡。固守千裡河防,是一項重大而艱巨的任務,對于在紅軍時期打慣了運動戰和遊擊戰的留守兵團各級指戰員來說,是一個新課題。曹裡懷同志是一位在戰鬥中成長起來的優秀指揮員,他在留守兵團當參謀長5年,與其它指揮員一起組織部隊修築防禦工事,抗擊日軍進犯,從1938年春到1939年底共打退日軍進攻23次,取得了各次河防戰鬥的勝利。他能夠在戰争中學會戰争,善于總結經驗教訓,在1939年元月一次河防戰鬥勝利後,寫下《河防戰鬥的檢讨》一文,登載在《八路軍軍政雜志》第四期上,對河防部隊的經驗教訓作了介紹,為後來的河防作戰發揮了重要的指導作用。這一時期,曹裡懷還參與了反國民黨頑固派的摩擦滋擾和剿滅土匪的組織領導工作,為鞏固邊區政權,保衛陝甘甯,保衛黨中央做出了重要貢獻。

1942年在陝甘甯邊區黨代表大會上曹裡懷當選為中共“七大”代表。1943年進中央黨校學習,參加延安整風。學習期間,有一天,彭真同志通知曹裡懷和耿飚到棗園,毛澤東親自和他們談了話,要耿飚到晉察冀軍區去當副參謀長,要曹裡懷到冀魯豫軍區當參謀長。最後他們還在毛澤東那裡一起吃了午飯。

1944年5月,冀魯豫和冀南兩區合并後,成立新的冀魯豫軍區。宋任窮任軍區司令員,王宏坤、楊勇任副司令員,曹裡懷任參謀長,朱光任政治部主任。根據中共中央和北方局關于發動攻勢作戰,集中力量打擊日僞軍,鞏固與擴大抗日根據地的方針,冀魯豫軍區部隊和人民武裝,在廣大群衆的支援下,從1944年初開始粉碎了日僞軍的多次“掃蕩”,組織了一系列的戰鬥和戰役,取得了重大勝利。1945年春夏,又進一步加強攻勢作戰,勝利地組織了南樂、東平、陽谷等重要戰役,消滅了大批日僞軍。迫使敵人龜縮于城市和殘存據點不敢輕易出犯,把長期破壞抗日、蹂躏人民的頑雜武裝逐至邊沿地帶,使冀魯豫解放區連成一大片。在此期間,曹裡懷參與指揮了南樂戰役,海子戰役和安陽以東戰役,在精心部署,得力指揮下,取得了驕人的戰績。

1945年8月,日本侵略軍投降,抗日戰争取得全面勝利,淪陷14年之久的東北獲得光複。為了同蔣介石争奪東北,黨中央作出“發展東北我之力量并争取控制東北”的方針,并從各解放區緊急抽調約兩萬黨政軍幹部和10萬部隊,急速進軍東北。這時,本來奉命到太嶽軍區接替陳庚任司令員的曹裡懷響應中央号召,主動請求去東北。中央批準後,他帶着冀魯豫軍區的20團和少數幹部編成的幹部隊于10月下旬到達東北。東北局把部隊留在沈陽,彭真同志分配曹裡懷到長春任衛戍區司令員。他帶着幹部隊到達長春。

長春當時由蘇軍占領。根據蘇聯政府與國民黨政府簽定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鐵路沿線大中城市由國民黨政府接收,蘇軍不準我們的部隊進城。曹裡懷當時住在東北人民自治軍副總司令周保中家,周對外是蘇軍警備司令部副司令。曹裡懷這個司令,對外不能公開,不能挂牌子,在城裡隻能秘密工作。其主要任務是組建地方武裝部隊。從1945年11月開始,他在長春郊外以長春公安總隊的名義招收人員,改編了僞長春市警察公安總隊。在很短的時間内,公安總隊擴大到3。000餘人,用日僞留下的武器裝備起來,組成步兵、騎兵、炮兵6個大隊以及直屬警衛連、偵察連、通信排。曹裡懷把他帶來的幹部和當地的地下黨員派到各大隊去當骨幹,又及時地、有計劃地對部隊進行教育和整頓,将其中的壞分子和國民黨特務撤掉職務、清理出去或逮捕法辦,使部隊得到純潔和鞏固。1945年末至1946年初,曹裡懷率領組建的部隊輾轉于東滿、北滿、西滿各地,同國民黨地下軍、保安團等敵僞武裝展開了激烈的戰鬥,相繼解放了榆樹、五常、伏龍泉、乾安等地。1946年1月,部隊在德惠奉命改編為吉黑縱隊,曹裡懷任司令員兼政委。

1946年3月,國民黨發動了以進攻四平為重點的全面戰争。為策應我軍主力保衛四平,根據中共中央關于控制和保衛北滿戰略要地的指示,東北局和東總命令吉遼省委和吉遼軍區在蘇軍撤離後奪取長春。4月11日吉遼軍區司令部制定了作戰計劃,确定組成東北、西南和東南三個縱隊從三個方面同時進攻。曹裡懷為東北縱隊司令員,譚甫仁為政委。部隊由吉黑縱隊所屬一、二、三、四大隊、騎兵大隊、炮兵大隊和二十三旅的六十七、六十八、六十九團組成。

4月14日中午12時蘇聯紅軍撤離長春。下午2時,我軍各縱隊開始向長春外圍之敵發起攻擊。當天下午,東北縱隊二十三旅六十七團一部占領寬城子、宋家窪子無線電台,吉黑縱隊占領裕昌元面粉廠,六十九團将東八裡鋪僞警察局守敵一個營全部殲滅。其它兩個縱隊也都迅速掃清了郊外之敵。

15日淩晨5時,總攻開始,當天突破敵人第一道防線。東北縱隊集中二十三旅兩個團和吉黑縱隊三個大隊向長春火車站守敵發起攻擊,經過激戰,于16日拂曉将固守火車站之敵全部殲滅。接着,六十九團攻克了僞滿宮内府(僞皇宮)。16日各路縱隊向縱深發展。東北縱隊沿大同大街(今人民大街)兩側由北向南攻擊前進。六十七團和吉黑縱隊一部向關東軍司令部發起攻擊,六十八團和吉黑縱隊另一部向憲兵司令部發起攻擊。由于敵人火力控制嚴密,加上我突擊口選擇不當,部隊進攻受挫。17日東北縱隊重新調整部署,組織步、炮兵協同作戰,并由軍區增配了兩輛坦克。在坦克和炮火掩護下,再次向關東軍司令部和憲兵司令部發起攻擊。經過一天激烈戰鬥,首先攻占了憲兵司令部大樓。直至晚12時,吉黑縱隊一大隊組織4個連隊的兵力迂回到關東軍司令部西側向敵人發起攻擊。部隊發揚了連續作戰,不怕犧牲的作風,又經數小時激戰,終于占領了關東軍司令部。18日3路縱隊都相繼推進到大同廣場附近,最後把殘餘守敵壓縮到僞中央銀行大樓裡。下午4時,我各路縱隊将僞中央銀行包圍起來,5時發起攻擊。敵人憑籍鋼筋水泥建築的樓房,負隅頑抗,戰鬥異常激烈。我軍逐步逼近大樓,并消滅了猛烈反撲企圖突圍之敵。至晚7時,将敵指揮部及所有殘敵全部殲滅,占領僞中央銀行。至此,整個戰鬥勝利結束。

此次攻打長春,共殲守敵2500餘人,生俘長春衛戍司令中将陳家祯以下官兵14000餘人(内有200餘名日本人),僞吉林省代理主席王濱華、長春市長趙君邁、長春警察局長張炯等亦同時就擒。繳獲輕重機槍430餘挺,各種炮50餘門,長短槍11,500支,子彈110萬發,飛機一架及其它軍用物資。長春的解放,使廣大人民群衆看到了我軍的力量,極大地鼓舞了人民群衆的鬥争意志,為發動組織群衆建設革命根據地創造了有利條件。5月9日,長春10萬市民在大同廣場以空前喜悅的心情舉行大集會,慶祝民主聯軍進駐長春的偉大勝利。

攻克長春以後,吉黑縱隊奉命改編。第一、三大隊、騎兵大隊全部和炮兵大隊、直屬隊各一部分合編為吉林軍區警衛一團,加上原縱隊機關,由曹裡懷率領進入吉林市,組成吉林(分省)軍區,歸吉遼軍區管轄。曹裡懷任吉林軍區司令員,吉林分省委書記袁任遠兼任政委。自蘇軍撤兵後,國民黨軍大量進入東北,敵我力量對比懸殊。為了保存實力,5月中下旬我軍相繼放棄四平,撤出長春。曹裡懷奉命率吉林軍區所屬部隊于5月28日撤出吉林市,炸毀江南大橋,轉移到舒蘭一帶。在松花江東岸秀水、法特、白旗屯、溪浪河一線組織防禦,保障吉北根據地的安全。

到舒蘭後,1946年7月吉林軍區改編為吉北軍分區,隸屬于吉林軍區(吉遼軍區改為吉林軍區)。曹裡懷任吉北軍分區司令員,吉北地委書記伍晉南兼任政委。原吉林軍區警衛一團改編為吉北軍分區基幹一團。另下轄榆樹、舒蘭、永北3個縣保安團和騎兵大隊,兵員3500餘人。

吉北地區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既是對敵鬥争的前沿,又是開辟新區的後方。軍分區的主要任務就是保衛和鞏固吉北根據地。一是發動群衆,清剿土匪,建立革命政權。到1946年未,基本上鬥倒了吉北三縣的土豪惡霸、反動地主,鎮壓了個别武裝頑抗的地主惡霸,農村普遍建立了農會,成立了民兵組織。二是動員群衆參軍參戰,擴充隊伍,壯大革命武裝力量。采取就地發動群衆,自願報名。就地個别吸收的辦法和由民兵“升級”的辦法。這個階段擴充的新兵絕大多數是基本群衆,入伍态度端正,到部隊後工作積極,作戰勇敢,經過清匪反霸鬥争的考驗,很快就成為骨幹分子。至1946年底共擴充新兵2000餘人,使全分區部隊實力增至5800餘人。三是防守松花江東岸,打擊吉林外圍敵人的襲擾,穩定了吉北地區的局勢。四是在戰備姿态下開展軍事訓練,加強部隊的思想建設。提高軍事素質和政治素質,鼓舞了鬥志,樹立了信心。

1946年秋,國民黨軍在東北采取“北守南攻,先南後北”的作戰方針。我北滿部隊為配合南滿“四保臨江”從1947年1月起組織“三下江南”,向吉林長春以北地區出擊。吉北軍分區奉命配合主力部隊行動。1月7日,曹裡懷率部由朝陽出發,渡過松花江,進至石屯地區,阻擊由吉林、烏拉街向其塔木增援之敵。當時吉北軍區部隊還是一支裝備不全和未經嚴重戰鬥考驗的地方武裝,而對手是美械裝備的敵新一軍三十師的一個加強營。由于指戰員們英勇頑強,不怕犧牲,激戰3天,殲敵200餘人,使敵未能前進一步,保證了主力部隊的作戰,受到“東總”的表揚。戰鬥結束後,部隊回到吉北根據地整訓。

1947年2月12日,吉北軍分區奉“東總”之命于邵家溝改編為東北民主聯軍獨立第三師,繼續擔負開辟吉北根據地的任務。曹裡懷任師長,伍晉南兼任政委。軍區所轄部隊和各縣保安團合編為七、八、九三個步兵團和騎兵團以及師直屬特科營、通信連。經統一編制,整頓組織,調整裝備和短期軍事訓練,2月24日,獨立三師奉命二下江南,配合主力佯攻德惠。

同年3月12日,曹裡懷率師再次渡江進攻吉(林)長(春)線,連克重要車站河灣子、土門嶺、桦皮廠,并進占九台,切斷了吉長線,迫使吉林、長春之敵不敢出動,保證了我軍主力于長春以北地區痛殲敵七十一軍第八十七、八十八兩個師。“三下江南”作戰後,部隊進行了兩個月的整訓,進一步增強了戰鬥力。    夏季攻勢開始後,獨立三師轉向外線作戰。5月12日,全師以三個團的兵力包圍吉林東的江密峰車站。次日4時,向守敵發起攻擊,與敵人展開激烈的逐點争奪戰。經9個小時的激戰,全殲敵保安第七團,計俘敵團長以下720餘人,斃敵60餘人,繳獲各種武器620餘件。首次取得山地攻堅與步炮協同作戰的經驗。5月18日,獨立三師奉命在獨立四師配合下進攻烏拉街,守敵新一軍三十八師一個團聞風而逃,乘夜渡過松花江,龜縮于吉林市區。6月中旬,四平戰役開始,獨立三師奉命與獨立四師、東滿獨立一師組成阻擊兵團,阻擊長春之敵增援四平。6月19日,獨立三師渡江西進,以神速動作全殲桦皮廠守敵一個營。24日進抵公主嶺以南,廿家子以北地區,與敵援兵新一軍展開激烈的争奪戰,将敵遲滞于公主嶺地區。7月上旬,吉林之敵六十軍一八二師兩個團出擊吉(林)梅(河口)鐵路線,11日進占煙筒山以北之燒鍋街,在大砬子山依險布防。12日拂曉前,獨立三師會同獨立四師和二十四旅在炮火掩護下向大砬子山發起攻擊,守敵當即潰亂,企圖向雙陽逃竄,遭擔任阻擊任務的獨立四師截擊,聚殲于長嶺地區。在夏季攻勢當中,獨立三師園滿地完成了戰鬥任務。

7月,獨立三師進駐蛟河整訓。9月中旬“東總”命令組建十縱隊,獨立三師改編為東北人民解放軍十縱二十九師。曹裡懷被調任六縱副司令員兼參謀長。1948年3月又調任一縱副司令員兼參謀長。

1948年秋,全國軍事、政治、經濟形勢已變得更加有利于我而不利于敵。東北戰場的形勢對人民解放軍最為有利,具備了戰略決戰的優越條件。為此,中央軍委和毛澤東主席果斷決定,率先同蔣軍衛立煌集團進行決戰,解放全東北。9月12日遼沈戰役開始,曹裡懷所在的第一縱隊是攻占錦州突擊集團的組成部隊。錦州攻克後,長春守敵起義和投降。至11月2日,曆時52天,遼沈戰役取得全面勝利,解放了東北全境。

遼沈戰役後,曹裡懷随東北野戰軍入關。1948年11月1日,中央軍委頒發《關于全軍組織及部隊番号的規定》,縱隊改成軍,曹裡懷任三十八軍副軍長兼參謀長。1949年初,在平津戰役中,三十八軍奉命攻打天津,擔負着主攻方向的任務,指揮着5個師的兵力。軍長是李天佑同志,政委是梁必業同志。副軍長兼參謀長曹裡懷,三十幾歲正當年,精力充沛,白天黑夜察看地形,了解敵情,進行戰鬥部署,檢查工事的構築和攻堅準備,組織掃清外圍的戰鬥。他一個心眼想着:打好入關第一仗,來個1949年開門紅,解放天津市,向華北人民獻厚禮。

1月13日夜部隊進入陣地,14日10時總攻開始。我突擊部隊進攻神速,很快就突破敵人第二道防線。敵人憑借高樓、地堡進行頑強抵抗,不斷反擊。曹裡懷擔心部隊承受不住,電話不離手地詢問前邊的情況。敵人炮火向突破口一帶轟擊,電話線經常被打斷,前線傳來的情況時斷時續。曹裡懷和軍長、政委在指揮所裡都很着急,他暗自思忖:應當到前面去,掌握一線真實情況,應急處置,以便組織部隊。便向軍長、政委提出自己的想法,要求親自去一線查看、指揮。軍長報告前線指揮部劉亞樓參謀長後,同意了。曹裡懷立即帶上兩個警衛員、一個參謀,沿着突擊路線,向城裡奔去。找到一一三師指揮所,得到的報告是:發展很快,情況報不上來,部隊序列挺亂。曹裡懷一看在師指揮所也不能解決問題,便約賀東生師長一起到火線上去。他們坐上繳獲敵人的裝甲車奔向市區。周圍槍聲不斷,子彈橫飛,打在車上當當作響。他們見到由于街道狹窄,後面部隊展不開,上不去,便及時下達命令,調整部署。來到一個胡同口,看到敵人機槍封鎖,戰士們沖不出去,他們便把裝甲車開到街心做前導,掩護戰士們的沖鋒。當戰士們知道車裡是軍、師首長時,指戰員們的情緒更高了。部隊連續戰鬥了十七八個小時,沒休息,沒吃飯,一舉解放了天津。

1949年5月,曹裡懷被任命為第四野戰軍第四十七軍軍長,奉命率部由河南新鄉、安陽地區沿許昌、南陽南下,向長江邊的襄陽、樊城地區前進。長途奔襲作戰是當時我軍殲敵的新情況,為了指導部隊适應這種作戰環境,曹裡懷通過周密調查、認真研究、反複修改,于6月28日寫出了《關于奔襲作戰的幾個問題》,下發部隊。文中對奔襲作戰的襲前準備、出發地選擇、沿途保密、抵達目的地最佳時間和如何實施包圍殲敵等方面都作了比較詳細的闡述。

7月4日,第四野戰軍前委根據中央軍委南進作戰方針,決定第十三兵團發起宜(昌)沙(市)戰役,殲滅國民黨湘鄂邊區“綏靖”公署主任宋希濂部主力于宜、沙地區。兵團命四十七軍直插襄陽、宜都之間,完成對當陽、遠安等地之敵的包圍,切斷敵逃往宜昌的退路。7月9日,四十七軍的一四一師進至觀音寺時,與敵軍第二軍遭遇,宜沙戰役正式打響。曹裡懷率領四十七軍将士跟蹤追擊潰逃之敵,一路奔襲長江邊上的古老背,攻陷宜昌東北的南津關,16日早晨3時,進入宜昌城。戰役結束後,曹裡懷于7月24日寫出了《宜當戰役戰鬥總結》,對戰役的經驗教訓進行了較全面的闡述。

同年10月,曹裡懷率四十七軍渡江南下,指揮部隊在大庸殲滅敵一二二軍大部,俘敵軍長張紹勳以下5000餘人,解放了大庸、桑植縣城,進抵湘西。同月他兼任剛成立的湘西軍區司令員,率領部隊開始湘西剿匪鬥争。

10月底,為了配合劉鄧大軍進軍大西南,四十七軍奉命派出主力一三九、一四一師歸二野統一指揮,參加川東追擊作戰。從10月30日到12月8日,曆時40天,勇打窮追2300多裡。四十七軍将士不畏險阻。日夜兼程,先後進行大小戰鬥40多次,活捉國民黨十四兵團中将司令鐘彬,直搗蔣介石的老巢重慶。追擊戰結束後,劉鄧首長在重慶接見了四十七軍參戰部隊營以上幹部,親切熱情地勉勵大家,要保持發揚進軍西南作戰中艱苦奮鬥的精神,善于從成功和失敗中總結出經驗教訓,特别要注意遵守紀律,以利于完成湘西剿匪任務,把湘西“盲腸”割掉,為人民再立新功。12月中旬,四十七軍部隊返回湘西繼續執行剿匪任務。

當時的湘西,匪患嚴重。匪史長遠,分布廣泛,官匪一體,各霸一方,無惡不作。面對嚴重的匪情,曹裡懷率領全軍實行“黨、政、軍、民總體戰”。就是堅持在黨的領導下,發揮地方黨政幹部的作用;調動部隊指戰員的戰鬥積極性;運用政策開展政治攻勢;依靠人民群衆的支援。經過一年零兩個月的英勇奮鬥和艱苦努力,殲滅土匪九萬餘人,取得了湘西剿匪的曆史性勝利。

1987年湖南電視台以湘西剿匪為題材錄制了18集電視連續劇《烏龍山剿匪記》。在建軍60周年前夕,曹裡懷欣然觀看此劇,并寫了一篇觀後感,刊登在當年8月7日《人民日報》上。

1951年4月,曹裡懷肩負着黨中央、毛主席和全國人民的重托,率領四十七軍六萬餘人,奔赴朝鮮戰場,參加抗美援朝。

入朝初期,四十七軍擔負修建順川、順安、永柔、南陽裡4個機場的任務。根據軍委指示成立了修建機場司令部,曹裡懷任司令員,朝方派監工代表任副司令員。修建工程展開後,敵機對各施工機場有計劃地進行周期性轟炸。雖然是炸了又修,修了又炸,但在我國和朝鮮黨政軍民的大力支援下,曹裡懷率領四十七軍廣大官兵克服種種困難,不斷加快修建速度,使機場修建任務基本按限定時間完成。

6月19日,四十七軍奉命接替志願軍六十五軍對臨津江以東陣地的防禦任務。曹裡懷迅速作好作戰部署,軍黨委發出“打好出國第一仗”的号召。部隊進入陣地後,首先是狠狠地打擊敵人小規模的進攻,進而争奪緩沖地區開展小分隊襲擊、伏擊戰鬥,接着奪取了前沿敵之要點。經過三個多月的艱苦戰鬥,将陣地向前推進了10至15公裡。

9月29日,敵人集中其“王牌”美騎一師、美三師十五團、希臘營,在20餘個炮兵群、150餘輛坦克和數十架飛機的掩護下,向四十七軍的大馬裡、夜月山、天德山全線40餘公裡正面發動了狂妄叫嚣的所謂“秋季攻勢”。四十七軍指戰員遵照彭德懷司令員關于“堅守防禦,節節抗擊,反複争奪,殲滅敵人”的作戰方針和軍黨委提出的“粉碎敵人秋季攻勢,為毛主席争光,為祖國人民争光,為創造抗美援朝英雄部隊而奮鬥”的号召,與敵人展開了極為艱苦而激烈的戰鬥。在戰鬥中湧現出了“天德山英雄連”、“夜月山英雄班”等多個英雄集體。經過一個月的戰鬥,曹裡懷帶領四十七軍指戰員打敗了号稱“王牌”的美騎一師及其仆從軍,徹底粉碎了敵人的“秋季攻勢”。截止10月29日計殲敵25000餘名。美騎一師被俘的官兵垂頭喪氣地說:“這是騎一師曆史上最黯淡的日子”。

四十七軍在臨津江東岸堅守了5個多月,出色地完成了防禦任務,受到志願軍總部的嘉獎。曹裡懷也于1953年被授予2級朝鮮國旗勳章。

1952年初,部隊輪戰休整時,曹裡懷患十二指腸潰瘍,回國休養。在休養期間,毛澤東主席接見了他。曹裡懷向毛主席彙報了朝鮮戰場的情況。

曹裡懷病愈後,中央軍委決定調他到空軍工作。1952年4月,任中南軍區空軍司令員。1955年5月,全國各大軍區重新劃分,中南軍區空軍改為廣州軍區空軍,任廣州軍區空軍司令員。1956年6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副司令員兼廣州軍區空軍司令員并兼空軍軍事訓練部部長。1957年9月不再兼任廣州軍區空軍司令員。

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于1949年11月正式建立。曹裡懷剛調空軍時,空軍尚處在創建時期,百事待舉,工作難度很大。他在空軍擔任領導工作30年,正經曆着人民空軍從小到大,由弱到強,逐漸成長壯大的過程。

空軍創建初期,用以指導技術訓練和技術業務工作的依據,主要是翻譯過來的蘇聯空軍的一些條令、條例和教程、大綱。1958年5月,毛澤東主席在葉劍英寫給中共中央的一份報告上批示:“一定要搞出我們自己的戰鬥條令來”。同年,軍委擴大會議作出決議:“在一兩年内編寫出适合我軍情況和需要的條令。”遵照這些指示,空軍黨委把編寫條令教材作為一件大事來抓,1959年1月16日發出《關于編寫條令條例和修改規章制度的指示》,成立空軍黨委條令編審委員會,分工由曹裡懷主抓這項工作。

1959年5月編寫工作開始啟動。11月,為了加強領導力量,空軍黨委決定由空軍黨委書記、司令員劉亞樓和副司令員曹裡懷、常乾坤3人組成空軍條令教材編審小組,由劉亞樓任組長。小組成員全年用一半以上時間專門主持編審工作。1960年5月又确定增加副司令員劉震、譚家述兩人為編審小組成員。至此,空軍黨委5名常委領導同一項工作。編審小組成立後,對編審工作抓得很緊。随着編寫條令教材數量的增加,編寫人員也不斷充實,最多時達1112人,形成了一支龐大的編寫隊伍。

編寫工作至1965年8月告一段落。共編寫完成306本,其中包括條令、條例、教令55本;操典、大綱、教範57本;戰術教程、教科書、戰例24本;技術原理教程、教科書153本;政文教材10本;其他7本。從内容看,有6個使用層次,即國家、軍隊、空軍、兵種、兵器、專業;4個業務系統,即軍事、政治、航空工程、後勤;34種專業和業務。整個編寫工作曆時6年零7個月。加上軍委、總部頒發的條令教材以及原有适用的教科書、講義,初步形成了一個性質區分清楚、内容完整銜接、相互關系明确的空軍條令教材體系。這套條令教材頒發後。空軍部隊、院校、機關都立即組織貫徹執行,極大地推動了空軍的正規化建設。

随着國民經濟的發展和科學技術的進步.空軍武器裝備也發生了很大變化,裝備的科學研究、定型生産和國産化工作取得了顯著成就。曹裡懷長期負責這方面的工作,為此傾注了大量心血,做出了突出貢獻。

1962年1月,經國務院、中央軍委批準,成立了航空軍工産品定型委員會.由研究、生産、使用部門的16名成員組成,曹裡懷擔任主任委員。航定委通過由研制生産單位和使用部門組成的專業技術鑒定小組,負責具體實施鑒定工作。“文化大革命”期間航空産品定型工作受到了嚴重破壞。1973年1月6日,國務院、中央軍委決定重新成立航空産品定型委員會。并确定了新的成員,主任委員仍由曹裡懷擔任。

空軍創建時期所使用的武器裝備,主要是從蘇聯購買。以後逐步由修理轉為制造,由仿制轉為自行研制。從1956年開始,逐步裝備國産飛機。曹裡懷主持航定委遵照“使用、生産、科研”三結合的方針,先後對21種飛機、11種發動機和各型降落傘、螺旋槳、雷達、電子、火控等設備組織了試驗、試用和鑒定,進行了設計和生産定型。使殲6、殲7、強5、轟5、轟6等15種飛機和紅旗1号、2号、2甲地空導彈轉入成批生産并裝備部隊。

1968年6月我自行設計的第一種高空高速殲擊機殲8飛機完成總裝,經過各項試驗調整準備試飛。1969年6月29日,曹裡懷親自到沈陽。聽取廠、所有關殲8研制情況彙報,分别找設計、維護和試飛等人員開座談會,聽取大家意見,研究解決辦法。他經過周密細緻的調查研究,認為已具備試飛條件。雖然還有個别不同意見,但他以對黨對人民高度負責的精神,拍闆決定,7月2日開始滑行,7月5日試飛。在試飛現場,曹裡懷仔細觀察滑行情況,周密部署準備工作。5日上午9點38分,兩顆綠色信号彈淩空而起,殲8飛機直沖藍天,首飛成功。曹裡懷異常興奮,命令試飛辦公室:“快向北京發電報,快向毛主席報喜!”電文中寫到:  “……我自行設計、試制的第一架高空高速殲擊機……殲8飛機于1969年7月5日上午在沈陽首次上天試飛。殲8飛機研制過程中,廣大工人、技術人員、幹部,遵循毛主席‘獨立自主、自力更生’和‘三結合’的偉大教導,在親人解放軍的大力支持下,群策群力,大力協同,克服重重困難,解決了一系列新問題,保證了這次試飛的成功……。我們懷着十分激動的心情,謹向偉大領袖毛主席報喜!”試飛結束後,曹裡懷和陳錫聯司令員等軍政領導同志一起接見了試飛員和機組人員。他代表空軍黨委、空軍部隊全體指戰員,祝賀殲8首飛成功,并向參加殲8研制工作的工人、設計人員和幹部緻敬。

曹裡懷為空軍的現代化建設嘔心瀝血30年,任空軍副司令員26年。1971年“九一三”事件後,周總理指定他為空軍五人小組組長,臨時主持空軍工作。曹裡懷堅決擁護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方針政策。1982年11月,他響應黨的号召,退出空軍領導班子,居于二線,按大軍區正職待遇。

退居二線後,曹裡懷仍然關心着部隊的工作和國家的改革建設,努力為黨的事業貢獻自己的餘熱。他幾次深入基層.調查研究,向有關部門提出建議。1986年5月,他已77歲高齡,應邀到戰鬥過的湘西吉首、永順、大庸、花垣等縣市參加當地苗族節。他對這些仍未擺脫貧困的地區進行了深入調查,寫了一篇《應給貧困地區創造更多的優惠條件》的調查報告,刊登在中顧委《通訊》第185期上,向黨中央反映了情況,提出了自己的建議。他還擔任着空軍青年工作顧問、中國軍事百科全書編委、紅一方面軍軍史編委。并盡力參加一些社會活動。

曹裡懷同志戎馬生涯幾十載,1955年被授予中将軍銜,先後榮獲一級八一勳章、一級獨立自由勳章、一級解放勳章、一級紅星勳章、二級朝鮮國旗勳章。他是第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中國共産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第九、第十、第十一屆中央委員。在中共第十二次、第十三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被選為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

曹裡懷是中國共産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産主義戰士,我軍優秀的軍事指揮員。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戰鬥的一生,為共産主義事業不懈奮鬥的一生。

1998年5月19日曹裡懷同志因病逝世,享年89歲。

    原載中共吉林市委黨史研究室編著《中共吉林市黨史人物(三)》,東北師大出版社,1999年出版

下一篇文章:賀慶積
上一篇文章:伍晉南